您好 欢迎光临政协娄底市委员会!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政务公开 > 理论研究 >

修“学问思辨行” 作合格政协人

作者:姚兵 发布时间 : 2018-06-08 文章来源 : 湘声报 点击数:

修“学问思辨行” 作合格政协人

娄底市政协党组书记、主席  姚兵

《礼记•中庸》十九章有这样几句话:“博学之,审问之,慎思之,明辨之,笃行之。”讲的是搞好学习的方式方法,或者说是接受教育的几个层次。作为政协机关的干部职工,在开展“三严三实”专题教育工作时,可借鉴《礼记•中庸》所讲的方式方法,把领会思想精髓、把握精神实质作为“三严三实”教育的前提和基础,把理论联系实际、改进工作作风作为“三严三实”教育的重点和核心,把提升参政议政水平、助推政协事业发展作为“三严三实”教育的目标和根本。
        要博学以知其意。开展“三严三实”专题教育,要读原著、学原文、悟原理,真正做到学而信、信而用、用而行。要注重在时间上早学。人民政协是“智囊团”、“人才库”,是专门的协商机关,是重要的参政机构,我们必须快学早学、深学细学,否则就无法为党委、政府多建睿智之言、多献务实之策,也无法在民主监督中敢督善督、督细督实、督出成效。要注重在内容上通学。既要学习理论,也要学习制度;既要学习焦裕禄、杨善洲等优秀党员领导干部的先进事迹,也要吸取一些被查处的党员干部给我们留下的深刻教训。要在党为党、在党言党、在党护党、在党忧党、对党忠诚,从而不断强化党的意识、党员意识、纪律意识、规矩意识,真正使“三严三实”要求内化于心、外化于行。
        要审问以探其微。既“知其然”,又“知其所以然”。要刨根问底,深入了解活动深层次的政治背景、发展背景和民意背景。譬如,为什么中央刚刚搞完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,今年又要在处级以上干部中部署开展“三严三实”专题教育?关键在于党员干部不严的问题比较普遍、不实的问题频繁发生。如果还不加以规范,则既不利于凝心聚力促发展,也不利于正风肃纪防贪腐,更不利于优化服务惠民生。要梳经理脉,探明相互联系。“三严三实”是一个有机的整体,其中,严以修身是基础,严以用权是核心,严以律己是根本,谋事要实是前提,创业要实是关键,做人要实是保证。对于这些,我们必须深入思考、仔细探究,做到心中有数、了然于胸。
        要慎思以明其理。要多思民生之难,进一步增强思想认同感。大家都听说过这样一句顺口溜:“生不起,剖腹一刀五千几;读不起,选个学校一万起;住不起,几千块钱一平米……”话虽说得偏颇,但或多或少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民生之难。对此,我们唯有按照“三严三实”的要求,为基层百姓多发声、多建言、多尽心,使广大百姓烦忧更少一点、生活更好一点。要多思民族之梦,进一步增强参与主动性。对每一位机关工作人员特别是党员领导干部而言,推动民族振兴、实现民族梦想最基本的要求就是践行“三严三实”,改进工作作风、夯实群众基础,提升服务质量、助推事业发展。要多思为政之道,进一步提升修身自觉性。在事业追求上要有高于常人的标准,在自身修为上要有淡泊名利的境界,在日常生活中要有恰如其分的把握。譬如财,小财是财富,大财是包袱,再大是糊涂;譬如名,小了得安宁,大了心不静,再大会短命。希望大家能够参透其中的道理,遵循法纪的规制,提升自身的修养,达到怡然的境界。
        要明辨以纠其偏。要善于从平常中发现异常。譬如,用公款请个私客,用公车办个私事,红白喜事办个酒宴,等等,以前大家都司空见惯、见怪不怪。但是,这些都是与“三严三实”相悖的行为,都要按党规党纪追究责任,并且近两年因此而受党纪政纪处分的不在少数;要善于从小节中体味大节。我们的一些党员干部在接待群众过程,态度粗暴、冷硬横推,认为得罪几个普通百姓没什么大不了。其实,只要损害了一个人的正当利益,就可能伤害10个人的情感;只要伤害了10个人的情感,就可能失去100个人的拥护。有时,还会以“雪球效应”凝聚成反抗伤害的强大力量,造成了党群对立,影响了社会和谐,损害了事业发展。
        要笃行以广其功。对于“不严不实”的问题,领导干部要带头查、带头纠、带头改。只要领导干部认了真、到了位,广大干部职工自然会跟着来、跟着干。要整章建制促规范。要想“三严三实”成为常态,我们既要向思想建党要自觉,也要向制度治党要约束,还要向两者结合要长效,在立规执纪上下足功夫、做好文章。要统筹兼顾谋发展。切实把专题教育与日常工作、重点任务有机结合起来,把专题教育与政协全年各项工作任务、每一个月的工作安排紧密结合起来,真正做到两手抓、两不误、两促进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原载《湘声报》)
  


 


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】